英格兰球场多如牛毛,从小就能利用场地宽度,我们从小就挤人堆。

看英超的大开大合,一秒之前还在对方球门线,一秒之后已经到了本方球门线!

我们从小都是在胡同踢球,那还要和行人自行车挤呢,一堆孩子挤着人堆踢一个球,不懂利用场地宽度。更不懂得要干脆的出球传球,就习惯带着球傻跑,跑丢了再去傻抢,总之,看起来就是一群野孩子。

很多学校的球场,看过去,都是这样的景象,孩子们、踢野球的成年人,都是挤着人堆儿,足球在哪里,哪里就是黑压压的人疙瘩,看起来倒是挺热闹的。

足球很无辜,在球场上慢吞吞的移动着,而那些人还开开心心的挤着跑着。

英超近200年来的现代足球,让我们看到了全新的足球哲学:足球在全场迅速移动,地面、空中,一个立体化的战场,所有的球员都是在快速的一脚出球,疯狂跑位拉开、彻底搅乱对手的阵型,而同时保持本方阵型的扁平化,精准的传接和无球跑动,形成现代主义的足球比赛。

巴西人一直喜欢原地站着踢,因为南美闷热气候,跑不动,只能原地耍,传球给队友,利用球技控制比赛。到了欧洲,发现天气真的好凉爽,于是奔跑起来的巴西人,在欧洲成为超级巨星。

让孩子们到宽阔的球场去成长吧,这些才是实实在在的硬件条件。